联系我们 / Contact

  • 400-019-7717

  • 电 话:0512-66058716
  •                 0512-66058956
  •                 0512-66056577
  • 传 真:0512-65687357
  • 邮 箱:baoyt@byttest.com

国家实施知识产权保护政策 技术研发创新有保障

发布日期:2016-04-25 09:58:32

  林肯曾说过:“专利制度就是给天才之火,浇上利益之油。”知识产权是人才创新智力成果最科学、最完整、最核心的体现,知识产权制度是保障创新者权益、激发创新创造活力、促进创新人才成长和发展的基本制度。

  当前,全世界188个国家建立了知识产权制度,国际重大的经济贸易活动中,如世界贸易组织(WTO)、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协议(TIPP)等世界性或重要区域性经济贸易协定中,知识产权都是热点议题,并成为国际间合作的重要准入规则。

  世界发达国家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设计和安排

  为激励创新,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占据竞争优势,许多国家都将知识产权政策与人才培养紧密结合,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在高层次创新型人才培养和发展中的关键作用。

  美国在建国之日,就将以专利为代表的知识产权制度写入了宪法。近年来,美国通过不断完善其知识产权制度,制定了拜杜法案、贸易法和关税法等配套的法律政策体系,以及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等制度安排,使科技、经济与法律的有效衔接,保证人才发明创造的精神和物质权利,激励了爱迪生、福特、乔布斯等一代又一代科技人才稳定、持续地创新,保证了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科技、经济、贸易和文化强国。

  英国是知识产权制度建立最早的国家之一。该国在1624年颁布《垄断法》,极大地激励了瓦特等众多人才的创新热情,催生了以蒸气机和动力机械为代表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使英国崛起为世界头号强国,并对创意文化产业、新兴信息产业等全面创新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作者J.K.罗琳凭借版税收入身价10亿美元,一度成为尽享殊荣、财产超过英国女王的女首富。

  日本建立了“知识产权立国”的基本国策,制定《知识产权基本法》,成立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力度。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停滞发展,人才创新动力不足。为此,内阁增设知识产权战略总部,首相亲任部长,全体内阁人员参加,制定相关法律,建立相关机构,力图保证日本走出“失落的十年”。此后十余年间,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增加了13位,而之前100多年间仅有9位。

  除此之外,韩国、新加坡、印度、南非等国家也纷纷推出知识产权战略,制定中长期规划,成立协调管理机构等,促进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激励人才创新。

  健全知识产权制度体系,激发创新活力

  自我国知识产权制度建立以来,我们在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服务和国际交流等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专利、商标申请量多年世界第一,国际PCT专利全世界第三,版权等文化创意产业产值已达GDP的4%左右。但是,当前知识产权工作距离创新驱动发展、建设世界人才强国的目标要求还有较大距离。

  为保护、推动和激励各类人才创新创业、建设世界人才强国,《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特别提出要“实施知识产权保护政策”。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提出要制定、实施知识产权保护政策40余项政策措施。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中央和国务院出台的含有知识产权内容的政策文件50多件。为了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制度建设,进而发挥其激励人才、保护创新、引领发展的作用,未来应该着重在以下几个方面重点推进相关工作:

  首先,加快推进创新成果的三权改革。一方面要推动科技成果的产权化,探索知识、技术、管理、技术等要素可产权化的实现途径,另一方面要解决好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处置权和收益权的三权问题,处理好国家与单位、单位与发明人、权利主体与广大社会公众之间的平衡关系,使创新人才创新有所得,甚至“一夜致富”。

  其次,建立更加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我们一方面要发挥司法保护的主导作用,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完善权利人维权机制,合理划分权利人举证责任,提高损害赔偿标准;另一方面,要完善快速确权、维权的方式手段,着力解决确权时间跨度长、维权成本高、侵权赔偿低、惩处执行难等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人才创新成果得不到保护,创新积极性不高的问题。

  再次,要形成高效的知识产权治理体系。要进一步解决好目前知识产权管理体制方面存在的多头分散、效率不高的问题。在有条件的地方设立知识产权运用与保护综合改革试验区,开展知识产权统一管理和保护试点,探索建立知识产权综合管理体制。探索建立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委员会,统筹协调国际国内知识产权重大事项,研究和制定重大战略政策。

  然后,大力推进知识产权市场化建设。大力发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证券化等知识产权金融市场平台,加强知识产权运营和交易平台建设。加快发展知识产权服务业,建立企业、高校院所、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协同创新模式,畅通创新成果转化孵化渠道,提高人才创新收益。

  此外,建立知识产权信息共享机制,加强知识产权公共服务建设,便利人才和广大社会公众知晓和使用知识产权信息。建立重大经济科技活动知识产权分析评议制度,实施产业规划类、企业运营类等专利导航项目,促进知识产权信息与科技、经济、产业信息互联互通,节省人才创新成本。

  最后,增强知识产权国际影响力。我们要进一步研究国际知识产权规则,主动参与相关制定和修订工作,开展“一带一路”知识产权前瞻布局,发挥知识产权在技术进出口、产业布局、资源引进和经贸谈判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建立海外高层次人才发现引进和使用中的鉴定机制,维护我国企业和人才的海外权益,为企业“走出去”和人才“引进来”保驾护航。